工作人员查询系统   郑重声明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内新闻 | 财经新闻 | 特别报道 | 媒体聚焦 | 法制天地 | 企业风采 | 来信照登 | 本社专稿 | 社会万象
安达一民生工程拖欠工程款不支付 记者采访遭遇权力“耍太极”
本社专稿  加入时间:2019-04-14 11:57     点击:

  安达:民生工程拖欠工程款不支付记者采访遭遇权力“耍太极”

  本网讯(记者 曾言 郑克邦 报道)近日,黑龙江省绥化安达市的李鑫、赵世才、郝宏良等人向记者投诉,反映安达市民生改造工程--纺织厂小区及安居工程拖欠其近300万工程款不予支付,讨要六年,遭到百般推诿,让他们苦不堪言。

  一、 垫资承建民生工程 遭遇拖欠工程款


 

  图:李鑫与安达市城市建设办公室签订的施工合同(部分截图)。

  图:郝宏良在自己所投资施工的项目工地向记者讲述安达市住建局拖欠其工程款事实。

  图:工程审计表认定工程总款为380余元,去掉支付的95万元,还差约280万元没支付(部分截图)。

  3月20日下午,记者来到安达市宜居小区改造建设工程安居五期项目地。见到记者前来了解情况,等候多时的郝宏良非常气愤地告诉记者:“2013年中央、黑龙江省及安达市分别出资对安达市旧楼改造项目进行拨款投资改造。由于是安达市政府的重点民生工程,出于对法律及政府的信任,2013年7月28日,在安达市住建局的指定下,住建局作为发包方(甲方),指定我们挂靠黑龙江金昊建筑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乙方)与他们住建局下属的城市建设办公室签订协议,但实际施工方为李鑫,让我们包工包料签订安居小区5期3号楼施工合同,工期为三个月(即2013年8月11日至2013年10月30日),合同约定工程款由我们先行全额垫付(其中我郝宏良实际垫资170万,赵世才垫资32万,李鑫没有投资只是负责签订合同),甲方分三年拨付完工程款,第一年拨付工程总造价的30%,第二年拨付工程总造价的30%,第三年拨付工程总造价的40%。同时住建局如法炮制,并在当天同时让我们签订了老纺纱厂小区后楼改造工程施工补充合同。合同签订后,我们带领工人约60名,起早贪黑抓紧施工,于30天内保质保量地提前完工,并经安达市建设办公室及安达市审计局进行工程施工结算,认定我们总工程量为人民币约380万元(详见审计表),经过求爷爷告奶奶多次讨要下,住建局累计付给95万元,还剩余280多万元耍赖,拒不支付,其中大部分为民工工资。后来我们了解到,该项目工程款早就于2013年12月底中央财政及省财政就把工程款全部下拨到安达市政府了。”

  安达市城市建设办公室2013年11月30日的一份《宜居小区改造工程现场签证申请报告》记载,由于2013年安达市宜居小区改造工程结合了以前执法局的一些分项工程,在施工过程中有部分以前施工不完善的部位,导致一些质量通病引发居民上访。楼房年久失修破损严重,外墙皮起鼓、脱落,女儿墙开裂,屋面防水普遍老化漏雨,存在安全隐患,为提高工程质量,减少上访源,使群众安居乐业,安达市人民政府组织召开第四十五次政府办公会议,使用国家奖补资金、财政匹配资金、居民自筹资金的方式,对旧楼进行改造。

  二、记者暗访 遭遇住建局“红衣服”耍赖

  政府投资的民生工程项目为何拖欠工程款拒不支付?既然钱已经下拨到政府了,那么这笔钱究竟去了哪里?带着各种疑问,2019年3月20日下午3点左右,记者在不透露身份的情况下,陪同郝宏良一块奔赴安达市住建局一探究竟。

  在住建局二楼旧楼改造指挥部,郝宏良表达来意,问:“旧楼改造是不是黄凯负责?”

  一穿红衣服张姓男子不奈烦地说:“年前不是刚给了钱吗?”

  郝宏良:“年前给了23万,还差290万。”

  随后“红衣服”把黄凯手机号交给郝宏良。郝宏良打通黄凯电话后,黄凯电话中声称:至于何时付清工程款,不清楚这事。

  记者:“这个钱是不是打到(安达)市政府去了?”

  红衣服避而不谈此事,却说:“你们的债务已挂到国家债务系统里了,是国家的事,跟我们(住建局)没有关系,国家说给你多少,是国家的事!”

  郝宏良:“旧楼改造,有中央、省财政拨款,还有安达市一块。我们问了一下,钱早就到了。”

  红衣服说:“省财政和国家财政已经给你们付完了,剩下的都是当地政府的匹配资金了。”

  记者:“与你们(住建局)干活、签协议,工程完工六年了,应该有个还款日期呀?”

  红衣服:“这个给你打不了,我们只负责干活监工,签合同与我们没关系。”

  ……

  记者不解,明明与住建局签订了书面施工合同,“红衣服”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称与住建局没有关系,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耍赖不至于到如此地步吧。一幅耍赖话语,让人为其素质及水平如此低无不感到震惊。

  三、记者亮明身份采访 遭遇住建局领导“耍太极”

  记者离开住建局后,奔赴安达市委宣传部,在宣传部的协调下,记者亮明身份再次返回住建局前去调查采访。

  图:安达市住建局副局长高罡接受记者采访。

  图:住建局一领导派头模样的人(右)看过材料后,说:欠钱是事实,就不给钱!(左图为办公室主任徐阳)

  图:安达市住建局副局长张建宇接受记者采访。

  在二楼安达市城建局副局长高罡的办公室,针对此事,高局长说“这个事是(20)13年的,我还真不知道,因为我是(20)16年来的,在这之前,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事,你最好找我们一把手局长给我说。我听我们局长的,局长姓李,他在211(室)。”记者说:你能不能给(李)局长打个电话,问一下情况?高局长说:“我怎么打?你让宣传部给他说。”在211办公室,徐阳(音)主任说:“一把手李局长不在。”记者说:“张建宇副局长也负责此事。”徐主任随后领着记者去找张建宇,在走廊里,有一个领导派头的工作人员仔细看了材料之后,漫不经心地调侃说:“手续啥都齐全,欠钱是事实,(住建局)就不给钱。”这时进来一个人,徐主任说:“这就是张建宇局长。”在张建宇办公室,张局长仔细看了下材料,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是2018年调过来的,原来我在执法局工作,这个事不是我负责的,要找办公室。我真解释不清楚这事。李局长出去办事了,下午我们还在一起研究其它事呢。你们就直接找我们办公室吧,行不行?”就这样,高罡副局长与张建宇副局长均称不知道此事,刚调过来,好像“新官不理旧账”,推诿让记者找“一把手”李局长,而办公室徐主任称李局长不在,记者的调查采访遭遇互相“踢皮球”。

  四、记者呼吁安达市政府“新官理旧账”解决拖欠工程款

  在今年的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总理强调:“政府要带头讲诚信契约,决不能随意改变约定,决不能‘新官不理旧账’”。总理这一掷地有声的表态再次提醒我们,“新官理旧账”理的是政府公信力,新上任的领导,不仅要接过权力,也要接下问题,以不怕难、不怕乱的态度去迎接任务、解决问题。我们只有继承过去的好思路、好经验、好做法,务实进取,久久为功,才能做出经得起历史、实践和群众检验的政绩。否则,就是瞎折腾,是真正的不负责任。我们相信以安达市委书记刘淑芬、市长敖丙千同志为集体的领导班子,是一个有政治担当的政府,一定能拿出更大的政治智慧,妥善处理好这一历史遗留问题。“新官一定会处理好旧账的”,对此我们充满期待!

  记者从安达市政府网站获悉,(2019年)3月25日,安达市委书记刘淑芬主持召开市委八届60次常委(扩大)会议时强调,要自觉践行以人民为中心思想,心无旁骛,中心下沉,坚定信心,奋发有为,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

  “宜居小区旧楼改造是安达市政府的民生项目,安达市委书记刘淑芬等领导也一再强调承诺‘权为民所用’树立为民服务的公仆意识,可在我们多次讨要下,住建局这些领导们为什么不管不问呢?”郝宏良不解地问记者。记者茫然,无法回答。

  最后郝宏良对记者说:“请您代我们这些民工们向安达的人民公仆们反映一下,不要整天口号喊得震天响,也要深入实地,付出实际行动,积极地管管我们的事,关心我们的疾苦,真正地帮我们讨回被拖欠的工程款。”

  安达市住建局相关政府部门对拖欠农民工工资这样无动于衷,有违为人民服务的初心。有些部门只所以敢于当“老赖”,一是权力的傲慢,二是法纪意识淡薄。拖欠背后的真相是什么?说不清的幕后,也许就是腐败。这样的事不能见怪不怪,如有违纪行为,当地纪检部门首先要查清这笔拖欠款的去向,给社会和公众一个敞亮的交待。

  当地政府相关部门也不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不能一副“能奈我何”的霸气姿态,继续理直气壮地拖欠工程款。市场经济下,缺乏诚信和契约精神,政府如何能推进当地的精神文明进步和经济快速发展?信用中国,打造诚信社会,政府部门要带头讲诚信,即使财政困难、资金紧张,也要按法律办事,要把事情讲明白,尽快支付农民工兄弟的血汗钱,别让这些全家嗷嗷待哺、在等着用钱的农民工兄弟回不了家、为了讨薪心寒流泪。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强调,全社会都要关心关爱农民工,要坚决杜绝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切实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如果连正常的劳动报酬都拿不到,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注定要受到影响。

  2018年11月9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抓紧开展专项清欠行动。并明确要求,凡有拖欠问题的都要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

  根据国常会的部署,清欠行动由国办牵头督办,有关部门各负其责,审计部门要介入。凡有此类问题的都要建立台账,对欠款"限时清零"。严重拖欠的要列入失信"黑名单",严厉惩戒问责。对地方、部门拖欠不还的,中央财政要采取扣转其在国库存款或相应减少转移支付等措施清欠。

  采访结束,郝宏良说:“干这个工程,我们投入的钱,大部分是垫资及亲朋好友处借,还有的是高利息贷款,每年春节都不敢回家,要账者挤破家门口,导致我们苦不堪言,在朋友面前抬不起头。”

  郝宏良、李鑫、、赵世才带领六十多名农民工兄弟拖儿带女为安达的建设出力流血,结果付出劳动,竟然没有讨来自己的血汗钱,可谓是伤心、绝望!他们何日能结束漫长又艰辛的讨薪路,拿到本属于自己的血汗钱,我们拭目以待!

  敬请关注系列报道之二。

图:郝宏良的实名反映材料。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关于我们   服务条款   法律声明   广告服务    在线投诉   联系我们   直通中央领导
CopyRight 2009-2025,中华新闻通讯社(newszh.org),Inc.All Rights Resered QQ热线:475661834
邮箱:cctvzhbd@163.com     当前点击: